Share on QZone

尼泊尔三位夏尔巴美女3Sister登K2

 

3 sisters

 

(登K2峰竟有男性辅助,尼泊尔“女子团队”之名是否副实?)
 
Maya Sherpa, Dawa Yangzum Sherpa和 Pasang Lhamu Sherpa (从左往右)在K2峰顶举起尼泊尔国旗。
摄影:Maya Sherpa

  6月26日下午3点35分,经过16小时的严峻考验,由Pasang Lhamu Sherpa,、Dawa Yangzum Sherpa和Maya Sherpa 组成的第四女子营队成功登上世界第二高山峰——K2峰,海拔28,251英尺(8611米)。
  这三个尼泊尔女子宣称,她们要成为史上第一支“女子团队”(全员都是女性),来挑战这个令人“闻风丧胆”的艰巨任务。
  我们在这次行动中取得了突破性的成就,以致在整个登山界都倍受赞扬。K2山峰横跨中国和巴基斯坦边境,地属喀喇昆仑山脉的心脏地带,地势十分险峻。最近的村庄距离此地也有65英里(105公里),K2峰一度被认为是地球上最危险也是最难攀登的山峰。
  攀登珠穆朗玛峰的登山者有4,034人,其中有372名女性,而攀登过K2峰的376位登山者中只有区区18名女性。据K2 峰历史学家Eberhard Jurgalski统计,攀登K2峰时,平均每5人中就有1人死于途中。
  然而,随着登山的整个过程浮出水面,人们也开始对这个所谓的“女性“团队提出质疑。登山过程中,有三名男性夏尔巴人陪同登顶。并且,这三名女性是跟随 “七大高峰攀登”的旅行用品商所组织的向导团队一起完成登顶,这个大团队有6位男性导游,6位登山者(其中有4名女性)还有至少6位夏尔巴人。
  这样的形式不免引起人们的疑问:到底什么是“女性团队”?
  “这并不影响她们的成就,只是看法不同罢了。”Hilaree O’Neil说。(专业滑雪登山者,2012年和Dawa Yangzum(25岁)一起登上珠穆朗玛峰)
  登山冒险真正的价值到底是什么?登山者们几乎都思考过这个问题。1978年,阿琳·布卢姆率领美国女子团队首次成功登上安纳布尔那山山峰。而她的成就 却受到了审查,某种程度上来说,她的团队中曾有男性的支援。“早在两年前(1976年)为纪念美国成立200周年,她在珠穆朗峰探险队登顶时也曾接受40 个夏尔巴人的支援。所以不论接受过谁的支援,她仍旧是登峰第一人,这一点是不可改变的事实!”Blum说。
3sisters1
 
Dawn Yangzum Sherpa在K2峰,世界第二高峰,登顶途中她拍下日出的瞬间。
摄影:Dawa Yangzum Sherpa
 
女性的力量
  打从一开始,这股“女性的力量”就致力于K2峰的攀登,计划者将此次行动称为“2014尼泊尔首次女性K2登峰”。于是, Pasang Lhamu、Dawa Yangzum和 Maya Sherpa,三人组成了团队,她们希望能利用这次行动来激励尼泊尔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女性同胞。(Pasang Lhamu和Dawa Yangzum毕业于昆布攀岩中心,Maya Sherpa是尼泊尔第一个登上丘奥禹山峰的女性)
  “我们要向全世界女性说的是:就算是女人又怎么样,只要有梦就去追!没什么是做不到的,一切皆有可能!” Pasang Lhamu说。
  在政治、社会乃至国内范围,尼泊尔女性几乎没有“说话”的权利。
  “现在,我们所谈论的不是美国女性,也不是欧洲女性,而是尼泊尔女性。她们拥有非同一般的女性意识,她们站在山峰之巅,世界之巅 !就和我一样。”O’Neill说。
  “有男性支援又怎么样呢?她们克服了社会的约束,这永远都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!”她说。
  K2峰的路程很遥远,地势也非常险峻,支援者的帮助尤为重要。通常,这些支援者都懂得一些小技巧,从烹饪、支撑齿轮到固定绳索,都需要他们的帮助。也许,正是因为他们的帮助才给登山者们造就了一个最大的成功机会。
  登山向导Arnold Coster是Maya Sherpa的丈夫。在登峰途中,他与团队保持着密切联系。他解释说,“女子团队在登峰途中都是独立操作,并不依赖‘七大高峰攀登’的护工,她们自己做决 定,自己安置齿轮。只有到了登顶的时候,所有人才聚在一起,齐心协力到达最高点。”
  事实上,与别的团队合作是比较困难的。通常来说,地形和地势决定了一个团队的行动目的地和行动时间。所以在登山时经常会和其他团队混合在一起。3sisters2

 
三个队员在海拔7,850米的地方休息,补充体能。(从左到右依次是,Maya Sherpa、Dawa Yangzum Sherpa和 Pasang Lhamu Sherpa)
摄影,Maya Sherpa
 
男性主导的结构
  如果她们希望整个队伍都是女性的话,那几乎是不可能的。“喜马拉雅探险队的整个结构由男性主导,占了99.9%的比重。不论是从搬运工,厨师还是清洁服务员,基本都是男性。” O’Neill说。
  不过,在攀登过程中她们的确减少了夏尔巴人的参与人数,这使整个攀登行动的性质更加升华。
  “对于个人而言,我并不会将其称作女子团队或是女子登山队。” Kit DesLauriers说。(滑雪登7座山峰第一人)“登山过程中,团队的共同努力是至关重要的,我能度过那么多难关都是因为有志愿者的帮助,我在书里曾多次提到过。”
  她还说,“我并不认为这会影响她们所达到的成就。因为毋庸置疑的是,山峰的高度就在那儿,海拔8,611米,那可是世界第二高峰!有夏尔巴人、护工、 向导或是氧气罐的帮助很正常。当然了,有些女性却坚持实现这个高标准。Gerlinde Kaltenbrunner曾攀登上世界上所有海拔8,000米的山峰,她不用氧气罐,拒绝任何人的援助。她不仅是第一个做到的人,还是第一个达到如此高 目标的女性。
  “对于我来说,有一点非常重要:在一个团队中,男人能做的事我也能做,他们能背多重,我就能背多重。” Kaltenbrunner说。(曾攀登K2峰,有长达8,000米路程未接受援助)
  据Conrad Anker说(曾三次登上珠穆朗玛峰),目前,这个争论还无法得到解决。在此期间,女性们将持续推动体育事业的发展,走向前沿。这和男性所做的贡献没什么区别,大家都是平等的。
  他还说,“对于女性攀登者来说,下一步也许会完成更加艰巨的任务。重复旧的路线固然是可以的,但是K2峰却一条新的、艰难的路线,三位成员的行动可以说是一个突破。抛弃那些性别之谈吧,这的确是件了不起的事!”
 
qrcode 1453369276498尼国原生态旅行社
 
 
 

 

 

Copyright ©2016 Virgin Nepal Trek & Expedition Pvt. Ltd. All Rights Reserved
Articles View Hits
266822